新闻资讯


08

2023

-

03

“黑飞”无人机野蛮生长怎么管?上海团全体代表提建议……

作者:



随着互联网技术与无人机技术的深度融合,无人机在不同场景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,但由于目前我国法律法规、标准规范、管理责任、监管手段等方面的缺失,导致近年来无人机违法违规飞行时有发生,严重影响国家安全、公共安全和航空安全。

为了保护合法合规飞行行为,严厉打击违法违规飞行活动,为无人机行业的健康发展保驾护航,今年两会,上海团全体代表提交一份关于加强民用无人机管理的代表团建议,建议从法律规制、产业规划、技术标准、监管机制、社会共治等多方面加强对无人机行业领域进行监管。

无人机“野蛮生长”亟待法律规制

据了解,民用无人机产业是我国重要的新兴产业。当前,我国在无人机领域(包括消费级无人机和工业级无人机)已经走在世界前列,尤其是国产消费级无人机占据全球同类无人机四分之三的份额,我国无人机产业正处于高速发展的阶段。据2022第六届世界无人机大会汇总数据统计分析,2021年全国无人机行业年度总产值近1000亿元人民币,预计未来一段时期将保持每年30%的速度递增,呈现出良好的增长态势。截至2021年底,中国民用无人机注册数量达83.2万架,较2020年增加了31.5万架,同比增长60.93%。

然而无人机行业发展如火如荼的同时,近年来无人机违法违规飞行也时有发生,严重影响国家安全、公共安全和航空安全。在国家安全方面,全国多地已发生无人机闯入政府机关、军事要地、重点产业区、重大基础设施等要害敏感区域,进行勘探测绘、航拍摄影、非法获取重点领域国家机密的案件,对国家安全造成严重威胁。在公共安全方面,许多地方发生了无人机“黑飞”撞击轻轨、因编程失误造成无人机编队撞击大楼、因操作不当造成无人机划伤人员致残等安全事故。在航空安全方面,全国不少机场接连发生无人机“黑飞”干扰民航班机起降事件,造成千余架次航班被迫备降或返航,造成巨大经济损失和安全威胁。

代表们认为究其原因,首先在于法律法规尚不健全,国家尚未出台无人机管理的专门性法律法规,目前无人机参照通用航空进行管理,主要适用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飞行基本规则》《通用航空飞行管制条例》《民用无人机空中交通管理办法》《航空体育运动管理办法》等,但以上法规规章多为原则性规定,对空域分类管理、飞行准入监管、飞行安全管控、操控资质认定、反制处置系统等具体问题均未作出明确规定。目前,四川省、浙江省、海南省、重庆市、深圳市等多地已出台有关无人机管理的地方性法规或政府规章,上海和部分省市对大型活动发布了无人机等“低慢小”航空器安全管理的临时性通告,但总体上看,这些法规、规章和通告法律位阶较低、效力有限。

其次,由于缺乏产业标准的规范约束,导致我国民用无人机研制单位众多,但水平参差不齐。由于对空域申报、经营资质、飞行实施、信息报送、应急处置等缺乏严格的标准规范,导致无人机应用场景安全事故频发。

除此之外,无人机的管理部门存在着管辖交叉、职责不清的情形。目前,对于无人机的监管手段尚显不足。

建议对无人机尽快立法

建立综合监管平台

为此,上海代表团认为对于无人机行业领域的监管应从法律规制、标准制定、智能管理、社会共治等多维度发力,既要严厉打击违法违规飞行活动,又要保护合法合规飞行行为,既要制约“野蛮生长”,又要为行业发展保驾护航。上海代表团建议国家尽快出台《无人驾驶航空器飞行管理暂行条例》,建立无人机综合监管机制,为无人机监管提供法律遵循。同时鼓励地方因地制宜制定地方性法规和政府规章,使民用无人机监管覆盖至研发、生产、销售、应用、反制、年检、维修、保险、报废等全生命周期。在此基础上,加强空地联动,研制无人机空中交通管理办法,不断精细划分无人机隔离空域与融合空域。研究将违法违规飞行行为处置与相关法律法规相衔接。

同时,制定产业发展规划及技术标准,实现对无人机飞行的可识别、可监测、可追查,以此规范无人机技术和使用。在监管方面,可以通过强化军地联合监管机制,建立以飞行管理为核心,涵盖空域管理、生产制造管理、行业管理、公共安全管理的无人机全生命周期管理体系。

上海代表团建议探索无人机监管的信息化赋能手段,打破行政部门和厂商壁垒,建立无人机综合监管平台,一体化满足空域划设、飞行审批、航机监控、违规取证、信息发布等管理和用户服务功能,通过数字化手段简化飞行计划审批流程,实现军队、民航、公安共享管理数据。以源头管控为主、末端管控为辅,搭建统一监管服务系统,接入无人机合作用户并推送机器数据,纳入管理视线。

 

免责声明

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创作者,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。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